私募債發行規模破萬億 市場需防范違約風險

來源于:中國經營報 日期:2019-11-15 瀏覽:287

在貨幣市場現金流相對寬松影響下,政府債券的提前發行結束,使城投債的發行規模和數量都大幅增加。中誠信統計,截至前三季度,城投債現券交易規模達到20106.35億元,同比回升17%。

但在城投債存量債務到期高峰逼近的節點,市場人士認為,第四季度私募債的發行預計會受到更多關注。聯合評級的統計顯示,2019年第三季度城投債公募和私募方式發行規模分別為4980.60億元和3694.10億元,其中私募債發行規模占比環比上升1.53個百分點。

11月15日,中國投資咨詢有限責任公司咨詢總監常宏淵接受《中國經營報》記者采訪時分析,相比其他品種的債券,城投私募債的門檻較低、且債券時間周期短,這些都成為其發行持續增加的原因,但最重要的還是,其可以突破以凈資產40%為標準的限制,這使得多數城投將私募債作為優先選擇。

對于私募債受凈資產40%標準限制的內容,此前監管層曾對券商機構進行窗口指導,明確私募公司債超過凈資產40%的部分只能用于借新還舊,但是從實際執行情況看,私募債的發行速度和規模并沒有受這一要求的限制。

一位大型評級公司相關人士告訴記者,目前計劃發行的私募公司債規模超過凈資產40%的情況其實比較普遍,因為從綜合發行成本看,私募債與公募、小公募等產品基本相當。“成本相當的條件下,發私募債的限制條件少,肯定會形成一定的市場規模。“

Wind統計顯示,目前市場私募債存量規模已高達28032億元,其中今年新發私募債規模已達到9747億元,而去年全年這一數據僅為6465億元。

常宏淵認為,未來兩年內城投債中私募債占比將進一步提高,但中長期看,私募債的發行規模主要受銀行信貸融資環境的影響。如果銀行信貸融資寬松,那么城投公司可能更傾向于信貸資金。

然而,不可否認的是,寬松的貨幣市場環境,對于私募債規模的持續增加仍然釋放出積極信號,由此帶來的違約風險也不可避免。

中誠信統計顯示,2019年1~9月共有20起城投企業非標違約事件,數量遠高于2018年同期。其中,2019 年三季度有3起城投企業涉及非標債務違約事件。

中誠信研究院宏觀金融研究部分析師袁海霞認為,從債務違約原因看,主要發生在經濟實力較弱區域的城投公司,這些城投對政府回款或補貼依賴較大,在回款或補貼到位不及時且債務集中償付期,容易發生非標債務違約。

事實上,相比公募債比較嚴格的審批流程,私募債的發行條件相對寬松,信息披露較少,因此一旦違約風險或將更嚴重。

袁海霞認為,從現有案例的后續處理情況看,由于非標債務信息披露有限,只能從既有公開信息了解,因此城投發生非標違約后處理進程也會比較慢。

華泰證券研究團隊曾統計,目前私募債發債主體以中低評級為主,集中在地方國企,其中城投債占比較高。相關數據顯示,在2018年,私募債違約占比為11%,而截至2019年8月末,私募債違約規模占比已增至27%。

盡管今年3月份,交易所放寬城投公司以借新還舊為目的發行公司債的申報條件,有效緩解了信用評級AA及以上城投公司償債壓力,但城投債以外的債務到期償還壓力依然較大。

常宏淵建議,城投應該重點抓住當前債券市場寬松機遇,在政府支持下優化資產負債結構和非政府來源收入規模,增強發債能力,優化債務結構,避免債務集中兌付。

在他看來,最近受關注的城投違約主要是在非標產品,并沒有真正出現交易所私募債違約事件。“當然造成違約既有城投的原因,也有金融機構的原因,但總體上城投的信用還是良好的。”

來源:中國經營報

 

香港六和才彩特码资料